张耀升:一些小小事件而已,没什幺,就让恶意传唱下去 _观察之美_www68sunbetcom
主页 > 观察之美 >张耀升:一些小小事件而已,没什幺,就让恶意传唱下去 > > 正文

张耀升:一些小小事件而已,没什幺,就让恶意传唱下去

2020-07-08 点赞:511 浏览量:968

他第一次感受到恶意的存在是在他当了第十五年老师那年的春天。

当然,恶意不会来得那幺晚,更早之前已经萌芽,只是他没有料到一颗种子如何生根茁壮如藤蔓攀爬整片校园。

去年秋天,新学年开学后,他担任导师的音乐班新转来一位女学生,一开始他以为女学生是害羞,对于问题不回不答,但耐心等待回应后,他发现女学生是迟钝,或者更精确一点,是迟疑,她在等待着某种时机点或某种信号,才会回应周遭。

他的疑惑在某次上课中途得到证实,他点名女学生回答问题,女学生茫然回望他。正当教室笼罩在尴尬时,女学生的母亲推门进来。这个家长指着他,要他尊重女学生,不可以这样羞辱她。

家长说她读过很多教育书籍,她确定老师的教法是错的,她打开笔记本,纪录某年某月某堂课,老师发现女学生学习成效不佳却不主动辅导,这不只是放任还是牺牲女学生的受教权。

他努力解释但家长并不接受,此后每天每天,女学生的母亲都在教室外徘徊监视且蒐证。他跟主任商量,决定请教育局来协调。

协调会那天女学生母亲罗列事迹,包含不实指控,将他说过的话扭曲成对她们母女的羞辱。

「他体罚,打我女儿,我亲眼目睹。」她声泪俱下说。

「可是,」隔壁班老师起身说:「我的教室在他隔壁,十五年来我没有见过他体罚学生,也没听见学生在他教室哭过。」

协调会的结论并没有站在家长那边,但跨年后他踏入教室,女学生已经不在。

转学了,协调会结束就申请了。好吧,不欢而散之后各自四散吧,也是一个解决办法。他虽然不曾打混度日,但也没有早年的热情,尤其几位资深教师都曾经一再谆谆教诲,不要当个特异独行的人,学校是团体生活,教师要融入体制,不要对抗,凡事忍让,风平浪静,什幺都不要有意见,什幺都不要管。

管他的。一开始他是这幺回应,自在走跳不管其他老师的眼光,但儘管他的自我与自在没有给他带来麻烦,那些不断不断的,任何一个前辈见了他都会提起的「谆谆教诲」,尤其是来自真正善待他的前辈的「关心」,还是一日一日累积下终于凿穿了他。

要在意别人的眼光,要跟大家好好相处,不要让自己成为麻烦人物。

下课学生都离开后,他望着女学生原本的座位,鬆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又避过风波,之后只要跟往日一样,尽可能避开学校里出了名的专找人麻烦的某某老师就可以了。

一个月后,那位家长写申诉信函到市长信箱,公务系统一层一层往下,透过教育局一路来到校长、主任再到他手上,依规定必须回覆。他将协调会上的说明再详尽写一次,针对家长各种无端的指控一一反驳,送出前校长阻止他。

你不要这样,你应该息事宁人,就好好跟家长道歉吧,不要多生事端让学校为难。

为什幺?我哪里有错?这里面全部都是恶意栽赃,我全都没说没做,道歉就等于接受这些栽赃,那我在其他老师面前还抬得起头来吗?别人会怎幺看我?何况她女儿都已经转学,现在根本不在我班上,为什幺还要在转学后写市长信箱申诉我?

你应该相忍为校。

我不要。

他执意将完整辩驳指控的说明寄出。我要捍卫自己的名誉!他这样说。

一个月后,申诉信函又来了,一样是女学生的家长直接寄到市长信箱,再次从公务系统层层叠叠到他手上。这次校长的态度不如上次强硬,反而约了主任一起安抚他。家长就是典型的直昇机家长,真是不可理喻你说是吧?我们不应该浪费教育资源跟这种神经病闹,你说是吧?

所以?

不要再跟她冲突,好好道个歉就没事了。你知道的,大家都跟你说过,息事宁人。

他依旧拒绝。从此申诉信函便是常态,一个月一封,劳师动众,成为每个月初学校老师职员间共通的话题。第五次的申诉信函还伴随着民意代表的公文,要求校方将他提报为「不适任教师」。

校长与主任自己关起门来,说这是「危机处理」,只要消除「问题的源头」就可以解决事情,于是两人协力辅导他,对他的态度越来越软化,告诉他,校长与主任都会支持你,我们不会跟恐龙家长妥协。

校长与主任带他去见那位「替家长挺身而出」的民意代表,让他可以对着民意代表说明事件的过程,当民意代表说他了解应该是误会会替他向家长说明的时候,他简直感动落泪。

回程路上,主任跟他说,我们也要让对方有台阶下,各退一步,我们也稍微表示歉意跟家长道歉好了,不强迫喔,表面的就好,你懂的,不是承认那些栽赃,只是让大家各自有台阶下而已。

他说好,但他没这样做。他以为民意代表去跟家长沟通过应该还他清白,就应当风平浪静,但是第六封申诉信函又来了,主任与组长开始摇头,觉得他不可理喻,大家这幺努力配合安抚他的情绪,他却不肯妥协造成学校困扰。

恶意发芽,却不是来自家长。

校长与主任的态度转变,使他被冠上麻烦製造者的头衔,私底下老师们的讨论中,指责他、抱怨他损害校誉成了主流话题,骂他便是爱校护校是正义的一方。就连原先被所有老师视为学校最麻烦人物,时时刻刻找人麻烦的某某老师也盯上他,一天至少三封陈情书给校长,询问各种刁钻的业务、作业流程问题,并指定他说明,若他不说明就威胁到写申诉信函到市长信箱。

他的人际关係一夕变卦,老师们互相通报,那个超级大麻烦的某某老师与他这位新任麻烦製造者对干了,我们都要细细心心仔仔细细密密麻麻谨谨慎慎与他们保持距离。

过去十五年,与他见面会微笑打招呼的同仁全避开他的眼神,不回应他的言语不与他交谈,以闹事为乐的其他家长也突然缠上他,辱骂简讯、无声电话轮番而上。

没有人再劝他道歉,而是放弃,看着他这个毒瘤继续存在继续带来第七封、第八封申诉信函。更精确地说,不是毒瘤,是病毒,莫接触莫来往,连私底下表面的安慰同情都不要有,莫让人以为站在他这边,否则所有冲着他而来的恶意就会喷溅到身上。

他开始后悔一开始没有道歉,导致他失去在校园中的所有友情。学校的空气令他窒息,他申请调往别的学校,校长欣然同意,随即打电话给女学生家长,说他们已经做出惩处,要将他调离现职,请家长息怒。

他在愤怒中离开学校,在新环境假装过去不存在。过去他曾有十五年与其他老师愉快相处,没做过坏事,也努力关心别人,只是一时倒楣,重新开始就没事了,他这幺想。

比女学生家长的申诉信函还快,另一封来源不明的黑函寄到所有新同仁的信箱中,他知道是那是前一个学校那位大家都怕的超级麻烦人物某某老师,但是他已经学到教训了,隐忍,吞下,息事宁人,相忍为校。

只不过,假日开车出门逛街,在长长车队的塞车中,他莫名觉得胸闷而哭了起来。

他开始在半夜惊醒,打电话给一位离婚十年且正受到病痛折磨且负债的朋友,哭诉自己一事无成是个人生失败者。

他X的你不是有车有房吗?失败个屁!朋友怒挂他电话。他在午夜无声的卧室内隐约听见那个事发现场的音乐班里的乐声,细细索索,是小提琴吗?还是长笛?乐声是那幺朦胧,像回音,迴荡再迴荡绵延不尽,如同一株又一株攀附彼此的植物,茂盛生长,寄生在他身上,以他的不幸寻欢。

他觉得自己万分悲惨但不觉得世界上有人能理解,毕竟所有人都可以轻易地安慰他:「你看看你,比那些残障、残缺、残疾人士好那幺多。比那些穷苦低下阶层幸福那幺多。想想那些战火中的孤儿,那些遭逢人生巨变的家庭,要珍惜你所拥有的。」

但是真正让他痛苦的并不是那些申诉信函、辱骂简讯、骚扰电话与黑函,而是他曾有十五年的同事友谊,以为自己有同伴,以为不伤害别人,与人为善,安分守己就能拥有一片天地的小小幸福。

而这一切全是虚假,像一阵急速拉高的独奏,接着整首曲子,整个乐团,所有乐器,全部一起转调。

台上没有指挥,甚至没有乐谱,所有人只是顺着恶意,或是自己也贡献了一部份恶意,或者深怕牵扯进这些恶意里,而有默契地一起转身背对他。

夏天来临时他看到一对他从未听过的夫妻在网路上互写公开信揭发对方恶行,其中一封提到「名誉是人的第二生命」,他沈吟片刻,想把这句话写在手机通讯软体的状态上替自己伸张,但注音选字却成了「冥浴室人的第二生命」,他看着看着不禁笑了出来。

什幺鬼?!名誉是人的第二生命?为什幺不是品德?为什幺不是良心?这些都排在名誉之后吗?

他又想起那个凡事劝他相忍为校的校长,无论与任何「长官」共进晚餐或出游或出席都要在脸书上打卡,但按讚的人数从没超过十人。

只在一个小圈圈内追求小圈圈内的小小认同,把这小小认同扩张成自己的大大世界,十个人按讚,宇宙便发光,十个人不友善,太阳瞬间成黑洞。

什幺时候开始,他的世界也变得这幺狭隘?他还记得一开始他是自由自在不管那些长辈的谆谆教诲,而那些长辈口中的烦恼也不曾来找过他。

是他接受那些劝说,在意同事眼光(而他以为这叫名誉),让自己被环境同化后才开始的。否则家长一直申诉又怎样?麻烦人物代表与家长也跟着找他麻烦又怎样?其他老师对他改变态度又怎样?不过是一个小小圈圈里的小小麻烦,为什幺要把它当作宇宙全部?

可是要怎幺做?一开始就道歉了事吗?吞忍吗?真的不在乎而相忍为校,不是更接近那个可悲的校长得价值观吗?

一切无理无趣,可笑可笑,但笑到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哭了。

他总记得一开始当家长打无声骚扰电话给他,主任告诉他,可以申请来电通联纪录,然后报警,警察会请对方停止骚扰。主任还拍拍他肩膀,说他有认识的警察,不用担心吃案,会妥善处理。而他找上大学时期的好同学,如今的大律师,讨论是否要对不断写申诉信件到市长信箱的家长提告,大律师同学也跟他保证会挺他到底。

但是当他拿着来电通联纪录去找主任,主任却说他那个警察朋友都是处理刑案,这种电话骚扰案件不适合,算了吧。

那,他问大律师同学,我们提告?不,先等,等对方再写申诉信函来。然后?然后我们再讨论。我知道她不会停的。没关係,我们先等,其实还有其他方式可以解决,例如…

他没有等对方说完就离开,毕竟他并没有遭逢什幺重大变故,没有陷入危急之中,没有什幺引人同情的伤害。

一些小小事件而已,没什幺,真的没什幺,只不过所有人的态度都像多部合唱,互相合音,完美协调,绵延无休,让恶意传唱下去。


原标题:张耀升:恶意是一首绵延的歌

最新文章
最受关税冲击的美股名单:华尔街点名AMD、Nvidia、零售
最受关税冲击的美股名单:华尔街点名AMD、Nvidia、零售2020-07-16
最受剧组青睐花莲取景点 原来在这里
最受剧组青睐花莲取景点 原来在这里2020-07-16
最受外国游客欢迎的日本旅游景区!!你去过那个
最受外国游客欢迎的日本旅游景区!!你去过那个2020-07-16
最受女生欢迎的精品手錶推荐!辛苦工作存钱来投资一支吧!
最受女生欢迎的精品手錶推荐!辛苦工作存钱来投资一支吧!2020-07-16
最受宠爱的生肖女!总是会让男人牵挂在心的四大生肖,有你吗?
最受宠爱的生肖女!总是会让男人牵挂在心的四大生肖,有你吗?2020-07-16
最受异性欢迎身高排行榜,看看你上榜了吗?
最受异性欢迎身高排行榜,看看你上榜了吗?2020-07-16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