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最重要的事:模糊聚焦、凝聚方向、摸索前进、勿忘黑天鹅_观察之美_www68sunbetcom
主页 > 观察之美 >管理最重要的事:模糊聚焦、凝聚方向、摸索前进、勿忘黑天鹅 > > 正文

管理最重要的事:模糊聚焦、凝聚方向、摸索前进、勿忘黑天鹅

2020-07-28 点赞:534 浏览量:105

管理最重要的事:模糊聚焦、凝聚方向、摸索前进、勿忘黑天鹅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姚仁禄

无论你从事什幺「管理工作」,你是学生该管理自我学习、你是老师该管理教学成果、你是校长该管理办学成效、你是企业家该管理组织成长、你是慈善家该管理社会影响、你是公职人员该管理人民服务;总之,请注意,比尔盖兹说:「我愿意将他的书,推荐给有志成为更好管理者的人。(I'd recommend John's book for anyone interested in becoming a better manager.)」

比尔盖兹口中的他,是谁?是John Doerr(约翰.杜尔),2017年《富比士》杂誌全世界排名303的富人,欧巴马总统的经济复兴顾问,约20年前,1999年秋天,他大胆投资1180万美元,给两位是丹佛大学中辍生刚创办新成立一年的公司 Google,取得12%的股权。有趣的是,他的投资条件,是要两位创办人同意他建议的管理方式,那是Doerr先生自己1970年代在Intel任职时,向创办人Andy Grove学习来的管理方法,他认为是「造就世界级执行力的有效方法」,如今,他称之为OKR法(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

如果,你觉得,OKR法只不过是每个时代都会出现,没啥稀罕的「另一个」管理方法,那就请你要多思考一下,因为,Google创办人之一Larry Page为此书写序,开头第一句是:「如果我们19年前创立Google时,就有这本书可以参考,那该多好!」换句话说,当年,Google学的是口传祕笈,现在这本书,是已经叠加20年实验结果的武功祕笈。

我第一次听到这本书,是颜漏有先生在沣食基金会的董事会,建议基金会应该认真研究,并试试OKR管理。为了充分理解,赶紧在Amazon的Kindle book买了一本,书名「Measure What Matters」,快速翻读,非常开心,现在,几个月后,我手边有中文纸本《OKR做最重要的事》,云端有英文Kindle本,中文Readmoo本,随时可以翻阅,做笔记。

抓住少数重大事件奋力达成

为什幺开心?原因是,书里最重要的观点「做最重要的事」,呼应了我从1973年23岁自己创业,40余年来累积的做事见解。我一直相信,我们时间永远不够,好的人才永远不够,唯一能做的,是抓住少数几件重大事件,坚定的执行,使之成功,其他,自然会水到渠成,或不需要注意了,我真心这幺认为。

因此,我经营设计公司如此,担任设计公会理事长如此,经营非营利电视台如此,负责大型建筑营建专案管理如此,经营数位媒体实验如此,近期,经营基金会也是如此,无论如何跨界,我做所有事情的习惯,与做设计的方式雷同,心中先「模糊聚焦」,接着凝聚一个「虽然模糊却儘量清楚的方向」,尽全力往那个方向「摸索前进」,慢慢「拨开迷雾」,慢慢「靠近目标」,小心「不要掉进陷阱」,更要小心「后路是否畅通」。

「模糊聚焦」再「凝聚方向」大概就是,书名《Measure What Matters》中强调的「What Matters」,问题是,无论做什幺事,「What Matters」并不是一个可以简单答覆的问题,举个例,如果我负责一个大型建筑专案管理,我简单认为这个专案的「What Matters」就是「按目标,管理QCD(品质、成本与交期)」,那就低估「What Matters」这两个字的重要性了。依据「黑天鹅效应」这本文字令人晕眩的厚厚名着,许多「黑天鹅事件」都在我们预期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下,发生了,并且恶化,因此,书上说「我们不知道的事,远比我们知道的事还重要」。

这就说明,为什幺我一直强调「任何事的管理,所谓目标,就是明知不会清楚,无法预测,却仍要要努力,试图聚焦的事」,而且,不只要「在模糊中聚焦」还要「凝聚」众人的方向。更精确地说,就是「描述一个看不清楚的目标,试图尽量讲得很清楚,并且凝聚大家对方向的共识」。

也就是因为这样,《Measure What Matters》这本书,强调OKR法,需要与CFR法合併使用,而且,千万不要与团队成员的报酬连动。这个观念,与许多企业将KPI(关键绩效指标)与员工绩效连动,是完全不同的作法。

目前有许多企业(甚至非营利机构),内部沟通,为了达成团队绩效,惯用KPI为管理工具;然而,KPI讲究的,是「绩效是否达成」以及「绩效与报酬挂钩」,与现实世界的「无常」不甚相关。以我观察,许多机构KP(关键绩效)的设定,与「方向(愿景、使命、目标)」是没有强连结的,我经常在会议中听见:「要是改变了XXXX,我的KPI无法达成,因此请不要改变……」,这样的僵化思想,往往造成部门为了积极达成KP(才有绩效奖金),顾不得是否违反原始订定「方向(愿景、使命、目标)」,跟否认了「黑天鹅就在你身边」的事实,实在可惜。

企业该洞悉OKR+CFR混搭祕方

反观OKR+CFR,这套由Intel创办人成功孕育,1999年被年轻的Google应用,再被许多知名机构引用的有效管理工具,常被误解仅有OKR(Objecttives & Key Results)三个字母,其实,OKR像咖啡豆,CFR像烘豆煮咖啡的技术,OKR没做好,就是咖啡豆不好,先天就煮不出好咖啡,CFR没做好,再好的豆子沖煮,也是浪费。

那幺,何谓CFR?意思是Conversations(对话),Feedback(回馈)与Recongnition(讚扬)。CFR是1970年代Andy Grove领导Intel团队时,发展出来的润滑系统,通过一对一的对话、回馈与讚扬,让OKR法的Objectives得以不断在「模糊聚焦」之中「摸索沟通」进而「优化澄清」「凝聚方向」,Key Result 得以在「凝聚方向」之后,继续「摸索前进」「拨开迷雾」「靠近目标」,更能「小心陷阱(黑天鹅)」「确认退路」。

许多企业,理解了OKR+CFR混搭的祕方,开始放弃高成本又成效有限的「年度绩效考核」,书中引用爱因斯坦的话:「可量化的事,不一定重要;重要的事,不一定可以量化。」真心期望,许多企业界的朋友,大力推动KPI,并试图与绩效奖金连动的时候,有机会回头沉思,爱因斯坦的苦口婆心。

(原文亦同步刊载于《远见杂誌》2019年4月号)

【书籍资讯】
《OKR:做最重要的事》

管理最重要的事:模糊聚焦、凝聚方向、摸索前进、勿忘黑天鹅

最新文章
抵制舆论操作Youtube关停210个频道
抵制舆论操作Youtube关停210个频道2020-07-11
抵制运动延烧!南韩人8月赴日消费锐减60%
抵制运动延烧!南韩人8月赴日消费锐减60%2020-07-11
抵台前完全剖析,新一代Camry日本正式上市
抵台前完全剖析,新一代Camry日本正式上市2020-07-11
抵吃韩式五层 海鲜塔 – [email protected]
抵吃韩式五层 海鲜塔 – [email protected]2020-07-11
抵强狮 熊祭10号战术
抵强狮 熊祭10号战术2020-07-11
抵御寒流 温暖回馈!UNIQLO限定优惠最低5折起
抵御寒流 温暖回馈!UNIQLO限定优惠最低5折起2020-07-11
最新文章